.........

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国乐手网 >> 摇滚世界 >> 摇滚乐评 >> 文摘正文
...

您想找的文摘是:

...

清醒《明日的荣耀》:糊涂之人必有清醒之处
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摘来源:不详    点击数:518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-4-2
   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“清醒”这个乐队吧!对于中国摇滚来讲,与其说是一个乐队名词,不如说它是一次事件,一次分水岭式的事件。对于“清醒”这支没有野心的乐队来讲,他们对事业和艺术的糊涂,反而造就了他们在中国摇滚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地位,这也许就是“糊涂的代价”,亦是无为无不为的经典实例之一。

故事是这样的,在“清醒”之前,中国摇滚就像是计划经济下的一个行政单位,不说绝对的整齐划一,但一水儿的儿童金属、一水儿的披肩长发、一水儿穷凶恶极兼杀人越货的扮相,外加一水儿的拯救全人类的虚无口号,还是很容易就让人从人堆里将他们拎出来。但所谓个性云云,不过只是和古今中外的投机份子一样,披了层某某某的外衣,唱些就连自己都不知道想表达什么的东西罢了。

而“清醒”的出现,则是将中国摇滚从虚无中带回了现实,先不说“北京新声”的摇滚断代问题,也不说“清醒”在Brit-Pop这种音乐形式上内地第一的创始问题。至少“清醒”当年的一张《好极了!?》,的确是将中国摇滚从一味的虚无理想主义中解放出来,让中国的摇滚第一次有了人味,有了现实主义的色彩。他们穿西装、打领带,他们只是在音乐里抒发了他们的困惑和迷惘、喜悦和哀愁。所以,从他们的音乐里,很快就能得到对他们身份的一种印证,这就是一群生活在世纪之交时期的,读过一些书、有一点时尚品味的,偶尔发痒、偶尔潮骚的青年人所做出来的音乐,他们和其他同时代的年轻人唯一不同的,就是他们是通过音乐来表达他们的生活,而且是用当时很时髦的“英式摇滚”。

其实,如果一定要说音乐态度的话,“清醒”的音乐态度很简单,那就是在音乐里唱自己的生活、唱自己的感受,一切以自我这个个体为主体,这本来也是流行音乐这种极端强调人性化的音乐最基本的要素。但可能是因为崔健把中国摇滚这个起点定的太高了,反而把后来的许多青年都摇晃成了不知道自己是谁,在音乐里说清楚自己反而变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,这感觉就像是艺术青年从一开始就把卡夫卡、尼采、梵高当成追求的目标,在还没搞清楚现代的情况下,就陷在了后现代主义里,在还没整明白啥是现实主义的情况下,又将超现实主义当成了艺术世界的全部。于是,真正糊涂的人个个都像是清醒的活着,都活该有个“清醒”这样的乐队名字,但反倒是最“糊涂”的那五个人,最终因为对现实的清醒,而成了当时最“清醒”的乐队。

十年之后,“清醒”乐队又回来了。

不要问他们从哪里来?不要问他们这几年干了些啥?和当年推出《好极了!?》一样,“清醒”依然只是在创作音乐而非创造生活,他们依然是在呈现生活而非制造音乐。在新作《明日的荣耀》里,我们听到的还是那几个(人数从五个变到了四个)没太把音乐本身当回事的“清醒”人,他们唱着一些在“浑浑噩噩”的现实生活状态下,偶尔清醒时所意识到的现象、观点,但是却并不提供答案和方向。

著名乐评人黑刀老师将这张专辑形容为“弥漫着一股宗教气息”,并被“一种黑色基调所笼罩”,鄙人深有同感,只不过我却没有将这种感觉和《骇客帝国》相联系,而是不自觉的联想到了卡夫卡的世界。这就难怪为什么“清醒”的音乐是如何的来自于生活,但却从来没有人将他们称为民间艺人,就是因为他们终究还是知识分子,还是文艺中年,他们和卡夫卡的手法如出一辙,音乐的叙述“微妙、明晰、蕴藉、讥讽但却又具有传统的风格”,“对实在世界忠实准确的描绘与将实在世界加以梦般的、魔幻的分解糅合在一个框架之内”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《明日的荣耀》这张专辑虽然自始至终充满着嘲笑、反讽,以及游戏人生的哲学,但它却丝毫不会给人一种不正经感觉的原因。相反,你还会觉得它很严肃,除非因为你的理解力所限,会把《明日的荣耀》真的当成“明日的荣耀”。

事实上,“清醒”的音乐根本没有像我从文字上说得那么深奥,毕竟搞评伦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人越看不懂越显档次,而玩音乐的从来都是以最简洁的形式表现最深刻的内容,才算是最高的境界。和十年前那张《好极了!?》相比,《明日的荣耀》更不“英伦”了,几乎可以列为近十年来“最没有风格”的专辑之冠。当然,这种风格是指的无法单纯从欧美曲库里找到相应的曲子来对号入座,完全是这帮大爷经过十年后,用自己的积累将曾经是别人的东西彻底变成了自己的东西。这也直接造就了本张专辑在音乐形式上的自由,而没有人为的风格框架来消耗感情的流露、讽刺的效果。

即使是很“英式”的《白》,在“清醒”的演绎中,也没有了那种年少轻狂外加神经质的闷骚,虽然音乐还是很骚,但却将已经越来越表面化的闷骚,重新塞回到生活中间去,又是一出艺术源于生活、高于生活,但最终还是得还给生活的好戏。《壹》则又是表面简单,实则联想空间巨大的作品,一边是生活的矛盾,一边是文字的对称,音乐氛围也就此在现实和荒谬的两个极点上滑行,很二元却很值得回味。《黑丝绒》则是整张专辑最具代表的颜色,旋律的铺陈让人想起了《好极了!?》专辑最后的一首《走着入睡》,唯一不同的是,现在的“清醒”能把氛围营造的更华丽,而音乐里希望与绝望、现实与魔幻的交陈也更立体。

十年之后的这张《明日的荣耀》,所呈现的其实依然是那个最缺少英国味道的英式乐队,最没有北京口音的北京乐队的“清醒”。而唯一不确定的只是,不知道这支同样还是中国最懒的乐队,什么时候才会在第三张专辑里,再次为我们呈上糊涂之人必有清醒之处的音乐哲学。

文/爱地人

将清醒《明日的荣耀》:糊涂之人必有清醒之处加入网摘:

365Key  | 新浪ViVi  | 和讯网摘  | 天极网摘  | POCO网摘 

清醒《明日的荣耀》:糊涂之人必有清醒之处文章录入:文摘录入:琴风    责任编辑:琴风 

...

清醒《明日的荣耀》:糊涂之人必有清醒之处相关文章:


二十世纪最有影响力的鼓手
独立唱片公司
摩登天空
黄贯中眼中的家驹
赤裸裸
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